王世平:把气象情融入奋斗路_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年月
   English   移动门户   

当前位置: 首页>专题>2019专题>全媒体>身边的故事>风采展示

王世平:把气象情融入奋斗路

来源:中国气象报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11日09:41
分享到:

  从1949年怀着满腔热忱投身到气象领域开始,王世平长期从事气象业务管理和科研工作。在几十年的工作中,他曾是新中国首批观测员、预报员之一,参与地面台站、高空台站和海洋水文气象站的建设,力推我国数值预报、长期天气预报的发展。他与新中国气象事业共同成长,在气象部门多个业务和科研岗位上接受锻炼,在基层工作和实践探索中得到锤炼,从一名初出茅庐的气象新兵成长为中央气象台台长,见证了我国气象事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蹒跚起步到快速发展的历史进程。

  心系风云 走进气象世界

  1948年春,24岁的王世平转入清华大学气象系学习,第二年来到南京,师从赵九章、黄厦千、徐尔灏等人。在国家积贫积弱、社会动荡不安的环境里,王世平和同学如饥似渴地求学,投身实践。

  1949年4月21日,王世平被分配到华东军区空军司令部航空处,正式走上了气象工作岗位。华东和上海的气象事业始于航空气象,并在此基础上茁壮成长。

  解放战争初期,经常有飞机突袭华东、轰炸上海,空防十分吃紧。在实践中快速学习和掌握基本天气观测、预报业务技术后,王世平来到防空司令部气象室工作,主要负责气象信息的传递。

  气象信息是当时军事和民用气象的生命线,通过专线电话线路,定时或不定时地交换航危报等各项气象情报和会商天气。王世平便负责抄报天气信息,并与来支援的苏联专家进行沟通。在接到上海气象台的预报信息后,他进行分析研判,画好天气图,将信息传递给苏联专家,以保障场站和航线的飞行安全。

  新中国成立后,王世平被选拔进入中央气象台。那时,由于全国观测站点太少,开展天气预报十分困难,当务之急是迅速建设基本台站网和整顿过去留下的几十个台站。

  王世平被委任在器材处下设的器材科工作,主要负责温度表、湿度计等仪器的采购和管理。他多次往返上海和北京,为全国建立气象台站所需要的仪器设备而奔波。

  1951年7月,王世平走上了新的工作岗位——中南军区司令部气象管理处(简称中南气象处)。

  初到武汉,这座城市百废待兴。在汉口的一个观测场,王世平每天和同事开展八次人工观测,还要完成填图、画图、分析,将预报结论发报到北京。

  山区建站的任务更加紧迫,王世平和同事一年要跑好几个地方,湖南衡山是他们每年必去的。衡山的路十分崎岖,更可怕的是山里还有野猪等动物,王世平和同事除了带上观测仪器和行囊之外,还要背着猎枪,小心翼翼地上山。

  在中南气象处工作的三年多时间里,王世平和他的小组走南闯北,建立了十几个台站,确保了每个县都建有气象站。这期间,王世平还参与了新的地面观测规范编写。

1980年,王世平(右一)参加菲律宾组织的气象工作研讨会。

  迈出高空探测自动化第一步

  1954年,王世平回到北京,负责高空气象站网的建设。当时,我国的地面气象站网已经基本建立起来,但高空气象观测几乎是空白。

  据王世平回忆,竺可桢(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涂长望(时任中央气象局局长)、张乃召(时任中央气象局副局长)清楚地认识到高空站网建设的重要性。张乃召带着王世平去中国科学院反复交流讨论,大家达成了共识。

  1957年至1958年的国际地球物理年开启首次大规模的国际科技合作,要求世界各国对地球物理现象进行同步观测,互相交流资料,内容包括气象学、太阳活动、冰川学、海洋学、地震学等。

  各国各地分别成立了各自的委员会。中国委员会成立以后,立即着手筹建气象观测台站。除了一批已有台站外,又先后完成了北京、拉萨、广州、兰州等观象台的勘选和建立。当年的观测业务分成了几个部分:高空站观测由中央气象局负责,气体气球的观测由中国科学院负责,火箭观测则集中由部队管理。

  随着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开展,全国探空站的建设像雨后春笋,数量不断增加。

  1958年,中央气象局向国务院呈递报告,提出计划建立测雨雷达、测风雷达等。由中央气象局、解放军通信兵部和清华大学等单位技术骨干组成的研制小组,在一无图纸资料、二无现成经验可借鉴的情况下,经过艰苦的努力和探索,首先确定了技术方案。

  王世平作为高空科科长,参与了测风雷达的调研引进和前期研制。但后期,他接到前往苏联学习的任务,测风雷达项目交由同事继续完成。经过近两年的艰辛探索,大家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终于在1960年研制出第一部二次测风雷达,随之气球携带的回答器也研制成功。

  1960年,我国自行研制的第一部910型(后定名为701型)测风雷达面世,从而解决了在阴雨天气中无法获取高空风资料的难题,使我国的高空探测向自动化方向迈出了第一步,并跨入当时的国际先进行列。

  到了20世纪60年代初,全国已建成探空站120个左右,基本满足了天气预报、气候资料及科学研究的需要。

1959年,王世平(左一)与苏联气象工作人员在里海海洋水文观测平台。

  探索海洋气象领域

  新中国建立初期,我国的海洋研究和探测力量十分薄弱。一批有卓识远见的科学家在1956年国家制定十二年科技发展远景规划时,一致提出把建立和发展我国海洋科学研究作为一项重点课题。经国务院同意,最终形成了《中国海洋综合调查及其开发方案》。

  为落实这项任务,中央气象台、海军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进行了合作分工,中央气象台负责建立沿海及岛屿的海洋水文气象台站网,承担水文气象现场观测,并负责发布海洋水文气象预报。

  1958年底,中央气象局派王世平等5名同志赴苏联水文气象总局进修,王世平主要学习海洋观测和预报。

  这期间,王世平在里海待的时间最长。那里建有一个海上气象站,用铁架子搭建而成。王世平跟苏联同事一起按照规范每天开展观测,并每隔一段时间赴调查海区进行观测。他们乘坐海洋调查船在汹涌澎湃的风浪中披荆斩棘,除了开展自动观测项目,还有一些人工观测项目,如海水比重、海上能见度等。

  1959年底,王世平带着在苏联学习到的经验和技术,揣着建设气象事业的满腔热忱,和同事一同回到了祖国。

  从苏联归来的王世平担任了中央气象台海洋水文气象处研究科科长。当时海洋水文气象处大多数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在两位处长和几位老同志的带领下,办了不少事情:除基本建立起全国海洋水文气象台站网外,还制定了一系列业务工作规范、制度;学习潮汐预报方法,编制了我国主要港口的永久潮汐表;利用风场预报各海区波浪的方法也已推广应用;为相关部门提供海洋水文气象服务。

  1960年,中央气象局党组决定,将海洋水文气象处的业务科、潮汐潮流科划归观象台,资料科划归资料室,研究工作交由新组建的中央气象科学研究所负责。该研究所下设一个海洋水文气象研究室,王世平任研究室主任。

  根据国家确定的长远发展规划,海洋工作是一项要重点扶植、加快发展的学科。1964年,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海洋局,1965年5月将海洋水文气象台站网移交国家海洋局。

  大部分同事被调往国家海洋局工作,王世平则留了下来,担任长期预报研究室主任。王世平回忆说,工作以来他经历的气象岗位很多,从建立台站、地面观测、高空探测到海洋水文气象,一方面是历史背景下的机缘巧合,另一方面是因为气象专业出身,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是一名共产党员,服从组织的分配。

1984年,长期天气预报课题组的工作人员一起研讨科研和业务。

  攻坚克难 为数值预报业务探路

  1965年,王世平从海洋水文气象研究室调至长期预报研究室,担任室主任。在这里,他与同事研究出台气象科研工作条例,从制度上对气象科研工作加强规范和保障,提高气象科研的整体水平。在走访调研了中国科学院以及高校等单位后,起草出台了《气象科研工作条例》。

  1970年,王世平调到气象科学研究所数值预报研究室,开始涉足数值预报方面的工作。

  这时期的数值天气预报还做不到整个业务流程的全部自动化,业务仍处于简单的试用阶段。在工作中,王世平和同事面临的最大挑战是资料问题。

  起初,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有一台计算机,王世平每天四五点钟起床,不管刮风下雨,骑着自行车就往10公里外的大气物理研究所赶,通过计算机做数值计算,在8点之前把天气预报做出来。

  后来,中央气象局引进了一台计算机。那时的资料都是通过计算机打孔记录的,数据信息就全部记录在纸条上面。为了赶上中央气象台早间天气预报会商,计算、读数和打孔等工作大都在后半夜进行。

  1979年4月,中央气象台、气象科学研究所、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和北京大学组建了联合数值预报室。于1978年被提拔为中央气象台副台长的王世平兼任联合数值预报室主任。

  王世平和同事以三层原始方程模式为基础,配以较为简单的客观分析方案,组成了一个初步自动化的分析预报系统。该系统先在上海区域气象中心投入业务应用,然后移植到北京气象中心,成为国家气象中心第一代业务数值预报系统(简称A模式),并于1980年7月在中央气象台正式投入业务运行。

  与此同时,联合数值预报室发展了北半球五层原始方程模式和有限区域五层原始方程模式(B模式),并在日本气象厅资料处理、客观分析方案的基础上加以改造,建立了自动化数值预报业务系统。自此,中央气象台的现代化业务建设进入一个飞速发展的时期。

  1985年,由王世平等人参与的“短期数值天气预报业务系统(B)的建立与推广使用”研究项目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

  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幸运时时彩根据国际发展趋势,及时确定以建立中期数值预报业务为主要发展方向,并组织了国家“七五”科技攻关项目,在八十年代末至九十年代初建立起我国全球中期天气数值预报业务系统。经过后来不断更新发展,我国跻身于国际上少数能够发布中期数值预报的国家行列,从此幸运时时彩的全球中期数值预报进入了持续发展的阶段。

  一手抓预报,一手抓服务

  1979年,时任中央气象台副台长的王世平在随团考察日本气象事业发展时,偶然看到当地电视上播放的天气预报节目。又能看又能听的天气预报,让王世平一行感到既新奇又兴奋。当时,天气预报在国内电视节目中还是一片空白。

  “国外能搞,我们也能搞,而且要做得更好!”从日本回来后,在电视上播天气预报的想法便在他们心中扎下根。

  气象部门既然要制作电视天气预报,就离不开电视台。于是,王世平等人就找到中央电视台。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中央电视台也正在琢磨制作电视天气预报节目。两家的想法一拍即合。

  1979年至1980年,经过中央气象台与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长达一年多的商议、准备,《天气预报》节目终于定样。1980年7月7日,《天气预报》节目在央视一套亮相,节目中的图表和文字由中央气象台提供,中央电视台负责进一步加工。1986年,《天气预报》栏目开始由气象部门独立制作。

  经过几十年的建设、改进和完善,电视天气预报节目从无到有,从低水平到高品质,为全国公众气象服务工作树立了深化改革、不断进取、精益求精的榜样,也成为世界上由气象部门独立制作电视天气预报节目的第一家。

  1983年,王世平不再担任中央气象台的行政职务,回到了他一直关注的工作领域——长期天气预报。当时成立了一个长期预报研究项目课题组,章基嘉任组长,王世平任副组长。

  摆在眼前最为棘手的问题是资料问题,尤其对于国外资料的需求更显迫切。王世平与美国气象专家联系,查找到大量的外文书,并把其中关于长期天气预报的内容翻译出来,编成《长期天气预报研究通讯》,与同事们共同学习探讨。中美双方互派工作组开展交流学习,并且共享长期天气预报方面的资料。

  那些年,课题组共完成研究论文320篇。在各项研究成果中,长期天气预报微机系统和ENSO监测、诊断分析系统受到业务部门及研究单位的普遍欢迎和好评。这些成果对于中央气象台长期预报科现行的季节预报业务不仅有重要的指导价值,而且在实际长期预报业务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回顾几十年来,王世平面对艰难困苦的生活不低头,面对动荡不安的环境不退缩,在气象现代化的浪潮中勇于开拓,在举世瞩目的成绩中继往开来。在他和老一辈气象工作者的身上,生动反映了新中国气象事业创业的艰辛和开拓者兢兢业业的奉献精神。

  (来源:《中国气象报》2019年11月11日四版 责任编辑:张林)

分享到:

  精彩热图